查看更多

format

No name草稿记录

疾病的痛苦和极度的孤独本来就像是茫茫大海。无处可逃。她母亲的病终于像一个浪头一样扑灭了她。
于是我遭遇了生命中第四次死亡。
那个和死亡联系在一起的日子,抢救室的红灯刺得我几乎要流下泪来。然后小羟盖着白布被推出来,身后她的母亲终于爆发出钝痛的尖叫与痛哭,身形不稳地跌在地上。
我攥紧了手里她的遗书。
后来我站在火葬场门外看她最后一面。她从18楼飞跃而下,而如今破碎的遗体已经被妥善缝补成平滑的模样,脸上有着精致的妆容,面色红润,所有的痛苦像鸟一样呼啦啦地消失。
我去握她的手,那是我第一次碰死人,指尖一片冰冷。然后我眼前闪过第一次见到她的场景。她手上系着蓝色的细绳,尾部缀一个铃铛,眼角笑起来的时候有小小的皱纹,身上有淡淡的香水味……她说,一起去买书吗。然后弯曲膝盖,腕上的铃铛跟着清脆地响一下。
后来我知道,死亡是太平常的事情。
只是消失罢了。

评论
热度(8)
©forma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