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format

高二时给家长的一封信,也给现在的你

为什么突然眼泪就掉下来了

刺客约翰A.JOHN:

  刚刚想起来,这是高二,家长会,老师让交给家长的一封信,到现在已经六年了。 


  那时我尝试沟通了很久,整个高中明里暗里软磨硬泡,最终还是没让我试试艺考,借口是已经两三年没怎么画了。


  每年看到艺考生其实心里都痒痒,很不甘心,嘴上不在意,心里还是放不下,恨当年自己不够有魄力。


  那时候的文笔很幼稚,字也丑的可以,单纯而天真,傻到冒泡。


  但是扪心自问,什么时候才能无愧地站在当年的我面前?


  很难吧,很难。




  这是我压心里很多年的话,少说有四年了,从初二起吧,就有梦想的雏形了。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轨迹,多数人安安稳稳地过了一辈子,结婚、生子、退休、死亡。然而我想要的人生,应有岁月雕琢出的波澜壮阔。


  苦过,苦尽甘来。


  与我想法一样的人大概在路上,辛苦么,辛苦,但是他们满足。


  他们有着不一样的经历,与众不同,有着足以自豪一辈子的资本,是一个时代开始觉醒的缩影。


  我想成为他们中的一员,不想成为你们的翻版。


  我与他们一样有一颗躁动不安的心,渴望在自己的人生上涂满鲜明强烈的色彩。


  活的出彩,不是要踏着你们的路,自己走出来的不更灿烂么。


  一辈子去做一件事,一定能做好的,这些人选择了打拼一生,因为他们不想浪费才华,热情和宝贵的人生。


“我想看看外面的世界。”他们不在乎这句话背后是不是有人在支持,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如何拼出别人不敢尝试的人生。


   希望等我老去后,能自豪的说,我在世界上留下了自己的影子。


   我觉得人,应有敢走不同路的勇气,而不是费尽心思与千军万马挤独木桥。


   只是希望手上这张航向外面世界的船票,能给岸上的人带来不一样的风景,带来一个不同的时代。


  我保证不落下学习,但是我会从事跟学历半毛钱关系都没有的职业,这条路一旦启程,就注定很难停下来了。


  足下见直木必不可以为轮,曲者不可以为桶,盖不欲以枉其天才,令得其所也。


  此犹禽鹿,少见驯育,则服从教制;长而见羁,则狂顾顿缨,赴蹈汤火;虽饰以金镳,飨以嘉肴,愈思长林而志在丰草也。


  我爱你们。




 最后两张被我揉的不成样子,也没拍全,因为有我真名,但是我还是希望有想法的人去鼓起勇气,也许梦想会暂停,但追下去它就不会停止。




评论
热度(940)
  1. 山川秀丽鳐鱼仙刺客约翰A.JOHN-不成触不改名 转载了此文字
©forma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