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说话,多做事。↓


一个总是很累的人。
长期合作对象@苏小漓么么哒
算是个破画画的或者是个破写东西的。
长期约稿,欢迎私信。
不是什么美好的人,谢谢你愿意喜欢这样的我。
所有没有专门注明的图都可以用,不商用的一切用途都可以。
转载图或文的话麻烦问一下谢谢。

近期杀戮天使/工作细胞/我的英雄学院/全职高手/弹丸论破/APH。
混圈多杂,以上作品是全员厨,其余凹凸世界等极多作品个人厨。
雷点少。

最近的垃圾画

今天不想画画,四点睡不着起来了。

家里没有人。

空虚到炸掉。

发着呆听着后摇,sai和PS打开着画布空白。

蝉好吵。


千柠薄荷苏打水_:

做了一个如何用手机给lof加超链接的傻瓜教程,巨简单易学一看就会

快夸我可爱!【】

……
……
……
这个教程的意思是,方便大家在不想开电脑又不想记代码的情况下套用现成的格式简易搞出好看的超链接

能开电脑的话搞超链接比这个简单一百倍,这只是方便手机党的……

没有能敞开心扉的人。一个也没有。好寂寞。自己又不讨人喜欢。也没有出彩的地方。说着正常的话挂着平常脸的时候心里的绝望却快要淹死我。
努力让自己忙起来。忙得没有时间想别的事情就不会难过了。
每天把自己的故事写出来。有一种只要写出来,这些事情就不是我的经历,只是一个故事的错觉。
或许真的只是一些故事。谁知道呢。
放心吧。就算是这样我也可以走下去。
谁像我这样呢,自己伤在自己手上。

No name草稿记录

疾病的痛苦和极度的孤独本来就像是茫茫大海。无处可逃。她母亲的病终于像一个浪头一样扑灭了她。
于是我遭遇了生命中第四次死亡。
那个和死亡联系在一起的日子,抢救室的红灯刺得我几乎要流下泪来。然后小羟盖着白布被推出来,身后她的母亲终于爆发出钝痛的尖叫与痛哭,身形不稳地跌在地上。
我攥紧了手里她的遗书。
后来我站在火葬场门外看她最后一面。她从18楼飞跃而下,而如今破碎的遗体已经被妥善缝补成平滑的模样,脸上有着精致的妆容,面色红润,所有的痛苦像鸟一样呼啦啦地消失。
我去握她的手,那是我第一次碰死人,指尖一片冰冷。然后我眼前闪过第一次见到她的场景。她手上系着蓝色的细绳,尾部缀一个铃铛,眼角笑起来的时候有小小的皱纹,...

今晚又是失眠。

No name ②.

Attention:

不是什么很好的故事,写写而已,不在乎文笔,亦真亦假。

谁知道呢。或许只是一个故事。

-

2010年冬天。我记得很清楚。那是我记忆里第一件我能够记得清楚的事情。

那时候我和母亲去广东,打算和表哥一家过年。而两个月前我的父母刚刚离婚。

我跌撞着跟上母亲的脚步。南方的冬天潮湿阴郁,长途火车站外面的地上是泥泞的积水。我锁着脖子屏着呼吸,带着恍惚。

我们一路上过了很多很多关卡,然后我们站在站台上等火车。屋檐上冰冷的雨水落下来一滴,打在我的眼睛上。于是我弯下腰去揉眼睛,那滴雨水里似乎有什么脏东西,眼睛开始痛痒。

母亲蹲下来,脸对着我。她穿着仿古的旗袍式的衣服,头发并没...

少数时候对我来说写东西比画画更容易表达自己想要的意思

No name ①.

Attention:

不是什么很好的故事,写写而已,不在乎文笔,亦真亦假。

谁知道呢。或许只是一个故事。

-

故事从上海开始。

2015年的9月我开始读初中。搬家的时候跨越了大半个上海,现在住的地方姑且称之为H区。

8月初我们开始收拾行李,把家里一千多本书搬到箱子里封上,把陈旧的三角钢琴拆卸好妥善放到卡车上,像这样忙了一个星期以后我告别了自出生起就没离开的老房子。

12岁,还不懂什么的年纪。对于离开没有什么过多的概念。只记得自己坐在车后座空荡荡的位置上,卡车背后的大箱子随着颠簸不断传来家具和纸皮箱碰撞的声音。平静的午后。梧桐树的叶片闪烁着阳光。路上经过一家德国餐厅,站在外面的德国...

1 / 7

© format | Powered by LOFTER